首页 芙蓉楼 首页

北宋宰相曾布与镇江的渊源

2017-09-29 09:21
90361506643952464 空青山 30551506643952479 墓地的石人书童 22651506643952479 墓地的石马倒地卡在树根   □ 曾 萍 曾布其人 曾布是北宋的一位宰相,说到曾布,很多人可能不知道。但谈到“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巩,可谓无人不知。曾布是北宋文学家曾巩的胞弟,祖父曾致尧、父亲曾易占皆为北宋名臣,曾巩、曾肇、曾布、曾纡、曾纮、曾协、曾敦并称“南丰七曾”。曾布一生历经宦海沉浮,家族也随之大起大落。曾经身居宰相的他,由于奸臣的构陷、史书的笔误,中年之后,这位满腹经纶,空有济世之才的大儒,只能四处颠簸,家族中人随之流离。 曾布(1036-1107年),字子宣,原籍江西南丰。曾氏为当地一大望族,其祖、父辈有多人出仕。为宋嘉祐二年(1057年)进士,后经韩维、王安石举荐,上书言政深得神宗赏识,命为太子中允、崇政殿说书,加集贤校理、判司农寺、检正中书五房公事。与吕惠卿共同参与制订青苗、助役、保甲、农田之法,成为王安石的重要助手之一。后曾布在改革问题上与王安石意见相左遭到贬斥,但他在为相期间矢志不移地推行改革的历史功绩是任何人也无法抹杀的。 被贬镇江 金山建塔 曾布一生先后侍奉北宋神宗、哲宗、徽宗3个皇帝,官拜尚书右仆射(右宰相),后被奸相蔡京排挤罢相,累及曾布诸子。曾布黜职后,先任观文殿大学士、润州知州,后为提举太清宫居于太平州,旋即降为分管南京的司农卿。又因曾经推荐过的学官赵谂反叛被降为散官,流寓衡州……因执政时期过失被降为贺州别驾……再贬廉州司户……四年后转至舒州,复任太中大夫,提举崇福宫。在镇江任职期间,一度和如夫人、苏颂之妹暂居丹阳。大观元年(1107年),曾布在润州去世,终年七十二岁。死后被赠为观文殿大学士,谥号“文肃”。死后,魏夫人、苏夫人与之合葬在下蜀镇的空青山。 曾布不乏文思才干,政治立场较为中立,在哲徽二帝时期的斗争中作为枢密使和右仆射扮有重要角色。但政治生命被卷入北宋后期白热化的党争,因政争失意和用人失察,身后未料却被宋史列入《奸臣传》。梁启超为此愤愤不平:“曾子宣者,千古骨鲠之士”,“其才其学,皆足以辅之,南丰可云有弟,而荆公之得士,亦一夔而足者也。”并为其辩白:“荆公之冤,数百年来为之昭雪者,尚有数十人。而子宣之冤,乃万古如长夜,吾安得不表而出之。” 清《金山志·卷二》曰:“慈寿塔高七级,旧名荐慈塔,在山巅之北,宋元符末,丞相曾布建双塔于半山顶,南北相向请名于朝,拾庐场七顷在建康又王安石舍田八顷并为塔下香灯之资”。 金山塔,又名慈寿塔,始建于1400余年前的南朝齐梁时期,宋哲宗元符末年(1100年),宰相曾布在金山寺为超荐其母,于南北半山各建一塔,一名“荐慈”,一名“荐寿”。王安石有《金山》诗为证:数重楼枕层层石,四壁窗开面面风。忽见鸟飞平地上,始惊身在半空中。南宋诗人陆游从绍兴到蜀地赴任的途中,在金山稍住几日,在日记中写下了“寺有两塔,本曾子宣丞相用西府俸所建,以荐其先者。”明朝中期,曾在金山学习工作的日本画家、高僧雪舟所绘《大唐扬子江金山寺龙游禅寺之图》上,也绘有南北相向的两座宝塔。 双塔后来倒塌,明穆宗隆庆年间重建时,合二为一,在荐寿塔旧址重建新塔,名慈寿塔。清咸丰三年(1853年)毁于太平天国战火。清光绪二十年(1894年),金山寺住持隐儒自行募修此塔。他奔走南北,多方募化,在两江总督刘坤一的支持下,约历五年,募银29600两,于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八月建成,即现在的慈寿塔。 迁徙丹阳 卒葬句容 曾氏一脉是如何从镇江流转到丹阳?《丹阳殷台曾氏族谱》记载:曾布到润州做官后,曾布的第三子奉议郎曾缲随父宦居,缲公生承务郎曾愃等八子,愃配丹徒吴夫人生二子,死后葬于丹阳练塘乡永昌里,地名殷塘。长子曾曦宦居萧山,次子承事郎曾暐(为曾布重孙辈)追念父母劬劳之恩,谨守父墓,“结庐筑室永居殷塘,遂家焉不去。”成为丹阳殷塘曾氏鼻祖。   宋《嘉定镇江志》云:“丞相文肃曾布墓在长山之相公湾。”清《金山志》记载:“曾布镇江人,住千石墟之东”。明正德《丹徒县志》记载:“(宋)丞相曾布墓,在长山之相公湾”。《云阳殷塘曾氏宗谱》十三修谱序则称:“曾布生前住润州南门东太石墟(清嘉庆年间尚存的道林寺即相府旧宅址《润州志》可考)卒于润州,葬长山相公湾”。 曾氏家谱中对夫人魏氏葬地的表述是“寿五十九合葬句容下蜀镇南空青山周围方百余亩去镇江七十里”。 两次探寻 为了寻找考实曾布墓地,丹阳曾氏族人专程二次辗转来到坐落在句容下蜀镇朱家边自然村的空青山。第一次是在2012年10月份,村里一个叫谢光宇的老人年已77岁,“文革”期间曾和村民一起到山上挖墓。他回忆,这座山叫曾家坟山,有三百亩地,村里还有一个看墓人朱前文,老人82岁了,就住在山下。1949年前一进村口,路边就有一块指路牌,写着“曾家坟山”。当年被逼去挖坟山,挖开后,看见大棺材套着小棺材,里面有一包水银,没看到尸骸。棺材是楠木的,被一户人家拿去做门了。山下住着守墓人朱家,朱家旁边有一座庙,门口有一口水塘。经过众人四个小时的寻找,终于在空青山的半山腰找到了墓地,洞口开着,未见尸骸,墓地砖散了一地,当年的石人石马都还在。 今年的5月份,丹阳曾氏族人再度上山,只花了半小时就找到了墓地。石俑等一干故物仿佛依然,只是墓地的砖头比五年前少了许多。下得山来,大家看望了87岁的守墓人朱前文。他身体硬朗,十分健谈,开口便说:“我家祖祖辈辈就是守墓的。”并和大家回忆起他和爷爷一起守墓的故事。从懂事起,他就和爷爷、父亲一起守墓,老人至今尚能回忆起1948—1949年,丹阳曾氏族人曾来这里两次祭祀。1950年,因当地政府发动土地改革,划定农村阶级成分,朱前文为此专程到丹阳司徒狄塘落实证明,曾家坟山产权不是朱家的,坟山主权属于丹阳曾氏,朱家是给他们世代看坟守山的。  
责任编辑:阿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