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首页

王仁堪在镇江的那些事

2017-09-29 09:17
□ 徐 苏   在清代镇江知府中,王仁堪最受到镇江人敬重。站在金山新修的王仁堪纪念馆前,回想当年他在镇江干的那么多实事,不得不让人对这位“生为循吏,死为名臣”的历史人物肃然起敬。 王仁堪,字可庄,又字忍庵,号公定,福建闽县人。同治九年(1870年)中举,光绪三年(1877年)中状元,授翰林院修撰。精书法,有《昭代尺牍小传续集》《清朝书画家笔录》传世。 光绪十三年(1887年),王仁堪奉命在上书房行走。他与张佩纶、宝廷、陈宝琛等为友,以直言敢谏闻名,时称“清流派”。 光绪十四年(1888年),慈禧太后为庆寿辰,挪用海军款修建颐和园,他上书反对,受到慈禧太后的压制,于光绪十六年(1890年)11月被外放,补镇江知府缺。 王仁堪上任即成功处置丹阳教案。此案起因是丹阳人在洋人天主教堂内发现多具死婴,怒火之下烧了教堂,震惊朝野。他在处理此案时,遇到双重压力,两江总督刘坤一要他严查这起重大涉外事端的人;洋人传教士又借口此案提出各种无理要求。为了平息此案,他亲自到现场仔细稽查,逐一验证婴儿的尸骸,公正做出判断。他认为丹阳教堂既兼办育婴之事,就不应该枉死这么多的婴儿,遭到百姓的反对是咎由自取。在上报给两江总督刘坤一的处理意见中,他要求结案时不追究民众焚毁教堂的责任,同时给传教士以适当抚恤,稳妥地处理了此案。 王仁堪在任不到三年,做了许多好事。他深入民间,体察民情,关心百姓疾苦,“公筹划赈抚,既老弱得所养,壮丁又以工代赈,开塘筑土坝,当牛种树,苟有益于民者,皆因时兴举”。为了兴修水利,他带头捐出自己的俸银,又向亲友富商募捐。在丹阳、丹徒境内大搞农田水利工程,开挖了2300多个大小河塘,又建起了100多个沟、渠、闸、坝等水利设施,在农田的防旱排涝方面下了大工夫。他还创立保甲制度,加强地方治安,这些利民措施受到了百姓的好评。 光绪十八年(1892年)镇江大旱,他奏请截留漕米5万斛,救济了20多万饥民,又募款办理各种救灾的善后,如捕蝗、牛赈、浚河、种树、积谷等事,将所收的捐款收支数目,全部公布于众。 王仁堪对文教事业也很重视。他创办了南泠书院;倡导设立了多处义塾,普及民间教育;制订了一套重建文宗阁的计划,“金山建阁之举,熟思年余”,又“书询之浙士”,了解浙江文澜阁的复建情况,还找到“文宗阁旧藏书目,访得莫氏藏本”。他对重建文宗阁的费用和书源进行了预算和筹划,在准备付诸实施时,突然接到苏州知府的调令,计划被搁浅了。他还为修复中泠泉尽心尽力,亲自题写“天下第一泉”五个大字,给泉水围上石栏加强保护,为镇江保存了一处重要的名胜古迹。 王仁堪调往苏州时,镇江“士民夹道欢送,乃至攀辕哭泣”。他病死苏州任噩耗传到镇江时,“士民皆欷嘘流涕”,详列了他的政绩呈报督、抚,请求上报朝廷褒奖。因其政绩显著被破格提到国史馆立传。镇江百姓也在中泠泉南建“王公祠”纪念这位好官,由当时名人樊增祥撰文,陈宝琛书碑。 樊增祥在《故镇江知府王公祠堂记》中,高度评价了他治理镇江的业绩:“出典方州,亦小试经纶之手,两无喜愠,一秉忠诚。既抵任,三老在庭,百废俱兴。兴学校,决滞狱,奖孤寡,抑豪暴,时方苦旱,三农告饥,君倡捐俸金,筹灾赈,复坡泽,种桑柳。富民出谷,设常平之仓,穷黎赴工,非无事而食。用古人之法,而酌以今之时势。视庶民如子,不知官之尊严,用是课兹,则首擢循良,感恩者深入心腑。”说明王仁堪确实为镇江百姓做了好事,值得尊敬。 最近,我们新发现了数封王仁堪的亲笔信,从中看到他对镇江善举的关心和细致非同寻常,他在去苏州上任的船上,仍在考虑镇江善举之事如何运作。“顷于舟中细思,所余工赈五千有零,只能具领三千有零,丹阳欠缴之。太平港又提一千有零,颁须于结尾注明,已奉前府批驳饬令照还,并禀请补县——已面催丹阳县速还。万一日内解到,则合具五千余两,领字便省去多少疑义矣。” 他在去世的前一日,还给镇江同善堂的主事柳昕和柳恂写了一封八页纸的长信,谈他去苏州的无奈和在镇江未尽的心愿,叮嘱他们继续完成在镇时商定的善事。“抵苏两月,毫无清兴,终朝仆仆,无一事与民生疾苦稍有干涉,以此浪费岁月,消磨精神,真不值得。回首前游,益复神往。昨得赐书,诸君子共襄之事,皆仁堪未了之心愿也。善养经手之难,同志之少,与昆仲之诚心好善,任劳任怨,已与新尹不啻再三言之。” 在说到种树款的问题时,他告诉柳昕要抓紧办理,在丹徒县令未他迁前,“可以一并造成销册,将置田费若干、造屋费若干、招佃包垦费若干,每百五十亩费七千文,自应列之开支”。 他对中泠泉的事也挂念在心,信中说:“中泠泉堤岸尚未完善,故泉尚不清,已筹得百元。又有信致元仲代凑。鄙人仍陆续想法,大约再得六百元,则池再添石驳一层,方不为潮水所夺。亭脚亦宜加驳岸一方。如有大匾字,或寿屏,或墓志索书,当以润为中泠之助。”
责任编辑:阿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