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首页

贤相苏颂致仕归乡

2017-08-04 09:01
333
                              苏 颂 像
贤相苏颂致仕归乡
——读史谈片话镇江之九十七
 □ 习 斌   王安石主持的“熙宁变法”,是北宋中期历史舞台上的一件大事。朝中很多大臣不可避免地被卷入了这场政治漩涡之中。苏颂即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苏颂,字子容,原籍福建泉州。苏颂后来举家迁于润州,这和他青年时期为父亲寻求墓地有关。 宋仁宗庆历六年(1046),苏颂二十七岁。在朝中任职的父亲苏绅被改知河阳。不想刚至任所,苏绅意外染疾,“为医者药所误”,遂至一病不起,卒于河阳。病逝之前,苏绅留有遗言,“以泉山乡里道远,不可归,令于升、常间卜葬谋居”。升、常,即指今南京与常州。 苏绅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遗言呢?据《魏公谭训》记载,就在数年之前,苏绅之父苏仲昌病逝,苏绅护柩入闽,“水陆数千里,方至闽境,数冒险难”。故苏绅对苏颂说:“吾归葬失计,汝辈慎勿效。既不能免仕宦,随处葬我,乃延陵季子之志也。” 苏绅病逝之后,苏颂即护丧南归。到江南已是次年春天。在《述怀诗》“自注”里,苏颂详记其事:“既过京口,会故人钱起居子高作守,治馆相留。时有道人自真善山水学,从予行常润数州,择得今青阳坟地,起乳山艮来,南走京岘,巽冈西北枝艮落,为先公坟。术者皆言善地,遂安葬。自此谋居郡中,占丹阳为乡里。”所谓“丹阳”,即指润州。这也就意味着,苏颂葬父于丹徒之后,即迁居润州。苏绅之墓,位于京岘山西北原。 钱子高,名彦远,系五代吴越国嗣吴越王钱综之孙。据《嘉定镇江志》记载,钱子高以祠部员外郎知润州,是在庆历六年秋天。不久,钱子高即被召回朝中,任右司谏。 关于这次卜葬,《魏公谭训》里还有一段记载。道士自真对苏颂说:“葬后三十年,西南有楼阁,闻鼓角声,运河水入明堂。公家其兴乎!”三十年之后,正逢陈升之“以镇江节度帅扬,卜第于青阳门”,陈升之“依山建亭榭,州亦修青阳城楼”。苏氏后人每次经过先人墓地,“郡设鼓角于楼上,又宅前开沟通城外,自此运河水涨则出城外,正与坟相望”。不久,苏颂果入朝为相。《魏公谭训》是苏颂之孙苏象先记述苏颂遗训及轶事之作。苏象先不免感叹道:“真亦高僧,得山水三昧,奇中甚多!” 葬毕父亲后,直至皇祐元年(1049)冬,苏颂一直居于润州,为父亲守丧。其时,从叔苏缄曾过润,祭奠苏绅。 三年为父守丧,苏颂对民生问题有了更多深入了解的机会。他在《润州州宅后亭记》一文里,这样写道:“吴楚之俗,大抵信吉祥而重淫祀。润介其间,又益甚焉。民病且忧,不先医而先巫。”润人信巫祝,惑鬼怪,由来已久。唐代名相李德裕刺润时,即大举革除旧弊。北宋年间,此风依旧,正所谓积弊难除。 守丧期满,苏颂被任南京留守推官,其后入朝任馆阁校勘、集贤校理等职。王安石主持变法时,苏颂在朝中任知制诰。对于“熙宁变法”,苏颂并非反对派,而且在职权范围内,协助王安石开展变革。可熙宁三年(1070)发生的“三舍人事件”,却使苏颂不自觉地成为新法的反对派,遭到贬官。 王安石主持变法,反对意见很多。王安石有个学生,名叫李定,从秀州入朝。他在神宗面前,极言民间实施“青苗法”之利。神宗大悦,遂任命李定为监察御史里行。苏颂、李定、李大临皆认为李定不符合任职条件,拒绝起草授官诏书。神宗大怒,将三人撤职。此事前后历时一个多月,人称“三舍人事件”。数年之后,苏颂才被召还入朝。 元丰七年(1084)六月,在朝中任光禄大夫、吏部侍郎的苏颂,遭遇母亲陈夫人之丧。据《宋史·苏颂传》记载,神宗闻讯后,“遣中贵人唁劳,赐白金千两”。苏颂“以忧去官”,葬母润州。 九月,连遭贬官的苏轼,从黄州赴汝州上任。他前往京口,吊陈夫人之丧,并作陈夫人挽词。苏颂与苏轼同出一家,惺惺相惜。元丰二年(1079),苏轼以“乌台诗案”入狱之时,苏颂亦遭谗,被羁押于狱中。苏颂居“三院东阁”,而苏轼在“知杂南庑”。虽仅一墙之隔,可却“不得通音息”。苏颂遂写下四首诗,“以为异日相遇,一噱之资耳”。其中最后一首诗末句云:“他日得归江海去,相期来访蒜山东”。相期大家退隐田园之后,相会于润州蒜山。 丁忧三年,苏颂大部分时间住在隔江的维扬。润州、维扬隔江相望,苏颂按时回润,拜祭先人,十分便利。而就在苏颂丁忧的第二年,神宗驾崩,哲宗继位。哲宗年仅十岁,遂由太皇太后高氏摄政。高太后素来对新法不满,摄政之后,起用司马光、吕公著等新法反对派,尽废新法,史称“元祐更化”。苏颂因“三舍人事件”,曾遭到迫害,故被高太后视作新法反对派。丁忧期满,苏颂即入朝,任刑部尚书。其后又任吏部尚书、尚书左丞,元祐七年(1092),升为宰相。 任尚书左丞后,苏颂“请于朝,以润之因胜院为坟寺,且乞以‘因胜报亲禅院’为额”。得到朝廷同意后,“仍以旧住持人道澄主之”。 元祐四年(1089)年满七十岁那年起,苏颂就多次上《乞致仕》表,希望能够退仕还乡,但都未被同意。元祐八年(1093),高太后驾崩,哲宗亲政。为了照顾年迈的苏颂,哲宗特意任命他为扬州知府。扬州与润州一江之隔,正是苏颂所愿。 知扬期间,苏颂多次上表,请求致仕,未被批准。绍圣二年(1095),苏颂一年内三次上书,以“老疾”之故,殷殷求退。哲宗遂下诏,授苏颂中太一宫使,许任便居住。苏颂于是回到了魂牵梦萦的润州。直到绍圣四年(1097),苏颂才等来哲宗同意其致仕的诏书。 苏颂居所位于刁约“藏春坞”之南。苏颂为官清廉,积蓄无多。营建居所,多得刁约之助。苏颂曾记其事,云:“予营此居有年矣,初惟得一山麓,地甚窄。刁景纯学士割柳南数亩相助,其后又买十余契,方稍完。考其旧址,皆南唐林太师仁肇故园宅。”林仁肇系南唐第一将,其被后主李煜冤杀,是南唐迅速亡国的一大原因。林仁肇曾出任过润州刺史,故在润州有宅院。苏颂为林仁肇“立庙于宅之东北山间”。 相比于刁约“藏春坞”之盛,苏颂居所很是寒简,可苏颂却处之泰然。他在诗中写道:“勿谓衡茅陋,门墙亦仅全……谁知真趣在,平地即神仙。” 当时著名文士叶梦得任丹徒县尉。叶梦得家中藏书甚多,苏颂多“假借传写”。据《魏公谭训》记载,叶梦得常“对士大夫言亲炙之幸”,意即从苏颂那里得到了很多教益。 尚书左丞王存时亦致仕居润。王存是润州丹阳人,他在丹阳有田产。王存在丹阳的故居,位于练湖之滨。后来,王存将家搬到了京口。他在京口的居所,位于登云门里。也就是今天的登云路附近。王存住所门前的道路,被后人称为“王家巷”。 一日,润州太守龚原邀请苏颂、王存等到东园集会。据《嘉定镇江志》,龚原以集贤殿修撰知润,系在元符二年(1099)。苏颂、王存皆已是垂暮之年。抚今追昔,苏颂不胜感慨。他在诗中写道:“喜奉笑言挥麈柄,却惭衰朽倚琼枝。定知此会人间少,五十年才一再期。” 元符三年(1100)正月,哲宗驾崩,徽宗即位。次年五月二十日,苏颂病逝,年八十二。据《墓志铭》载:“前薨一日,犹接对宾客,临终神色不乱。”此时,正巧苏轼遇朝廷大赦,从岭南北返。六月十二日,苏轼渡江过润,病中的他命子为苏颂奔丧,召僧徒荐之,作功德疏。 苏颂葬于丹徒县义理乡安乐亭五州山之东北阜。这位写有《本草图经》《新仪象法要》等科技巨著的一代贤臣,终于魂归故里。就在苏颂病逝的这年,王存也病逝在了京口,享年七十九岁。王存被安葬在丹徒县义理乡仙风里。
责任编辑:小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