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首页

梁武帝舍身事佛

——读史谈片话镇江之八十九

2017-04-14 09:28
7561492128677501 宝志 像   □ 习 斌  南朝时期,佛教十分盛行。唐代大诗人杜牧有首《江南春》,描述的便是南朝佛教盛行的壮观场景。纵观南朝历史,佛教在梁武帝萧衍在位时最为盛行。梁武帝也以佞佛著称于世。 其实早期,梁武帝是个道教徒。他和陶弘景的故事,在民间广为流传。陶弘景是著名道士,朝廷屡次想征召他入朝为官,都被他拒绝了。他长期隐居在句容句曲山,也就是今天的茅山,在此设馆,自号“华阳隐居”。陶弘景是道教上清派的主要传人。正由于此,上清派后来也被称为茅山派。 梁武帝没有登基之前,经常和陶弘景一起游历。据《南史·隐逸传》记载,陶弘景听说梁武帝准备篡位,于是“援引图谶,数处皆成‘梁’字,令弟子进之”。见陶弘景专门送来祥瑞图谶,梁武帝十分高兴。登基之后,梁武帝多次亲自写信给陶弘景,希望他能够到朝廷做官,但陶弘景始终没有答应。每次遇到国家大事难以决断时,梁武帝十有八九会征询陶弘景的意见。有时一月之间,两人要通上好几封书信。因此人们都称陶弘景是“山中宰相”。梁武帝还专门下诏,在茅山为陶弘景修建道馆,取名“朱阳馆”。 萧纲在未被立为太子前,曾担任过南徐州刺史。萧纲和父亲梁武帝一样,素来仰慕陶弘景,他专门派人到茅山,将陶弘景请到京口来,在后堂相聚交谈数日。 陶弘景病逝于大同二年(536),时年八十五岁。据《资治通鉴》记载,陶弘景去世前曾作诗一首:“王衍任情放诞,何晏议论虚空。岂能想到昭阳殿,竟然作了单于宫。”诗里提及的王衍、何晏,都是魏晋重臣,以谈论玄理而著称。昭阳殿是西晋皇宫,后来西晋被匈奴所灭,昭阳殿便成了“单于宫”。表面上看,这是一首咏史诗,其实却是对现实社会的影射。当时受梁武帝的影响,朝中不少大臣竞相谈论玄理,而不是务实地操演兵马,守卫国土。从这首诗来看,陶弘景虽然一直在做着“山中宰相”,其实却有着忧国忧民的情怀。 梁武帝是典型的道教徒,但他更是狂热的佛教徒。他对佛教有多狂热呢?他曾先后四次舍身同泰寺,也就是到同泰寺去舍身出家。皇帝去当和尚,这够厉害的吧。 梁武帝第一次到同泰寺舍身出家,是在普通八年(527)。这次他只在同泰寺呆了三四天,就在大臣的哀求下,返回了皇宫。后来的三次舍身,梁武帝就更离谱了,每次都是大臣们凑足一亿两,甚至两亿两银钱,才将他从同泰寺里赎出来。 梁武帝为什么要到同泰寺舍身出家呢?史学家的看法各不相同。有人说,他这是出于对佛教的狂热。也有人说,梁武帝虽然痴迷佛教,但舍身出家却有着政治目的,他希望通过推行佛教,来麻醉百姓,营造天下太平的盛世景象。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梁武帝对佛教的狂热,的确造成了社会上佛教的盛行。 谈到梁武帝迷信佛教,我们不得不提宝志和尚这个人。宝志和尚是谁呢?可能很多人不熟悉,但只要提到济公活佛,肯定家喻户晓。根据学者们的研究,济公活佛的历史原型便是宝志和尚。 据《高僧传》记载,宝志和尚原本姓朱,金城人。金城就是当年东晋权臣桓温慨叹“树犹如此,人何以堪”的地方,大约在今天句容宝华西边。小时候,宝志便到京师建康道林寺出家为僧,修习禅理。 宝志和尚为人怪诞。他经常赤着脚,行走在街巷里,手上拿一根锡杖,锡杖末梢挂着剪子和镜子,有时还会挂一两匹布帛。哪怕几天不吃东西,也不觉得饥饿。和别人交谈,经常会说一些未卜先知的事情。 作为一代高僧,宝志和尚的足迹遍布大江南北,声名远播四方。他曾回到家乡金城,在华山结庐为庵,开设道场,梁武帝专门从建康来到华山,拜访宝志。后来人们便在华山的山名前,加了宝志和尚的“宝”字,相传这便是宝华山山名的来历。宝华山被称为“律宗第一名山”,隆昌寺能够在佛教界具有较高地位,这和宝志和尚的功德密不可分。 众所周知,金山寺在佛教界的影响很大,这里是最早举办水陆法会的地方。水陆法会又被称为水陆道场,是中国佛教经忏法事中最隆重的一种。金山寺第一次水陆法会,举行于天监四年(505)。水陆法会的诞生,缘于梁武帝做的一个梦。 据《释门正统》记载,梁武帝夜来一梦,梦见一位神僧对他说:“六道生死,受苦无量,何不作水陆普济群灵?”“六道”是佛教用语。今天我们所说的“六道轮回”,意思是人生在世,行善还是作恶,死后会有六个去处,也即“六道”。所谓的“六道”,包括天道、人道、畜生道、地狱道等。神僧对梁武帝说的这句话,意思是六道众生,受苦无量,你何不作水陆法会,来超度他们呢? 梁武帝和宝志和尚谈起这个梦,宝志认为这是梁武帝和佛教的缘分。据《释氏稽古略》记载,宝志对梁武帝说:“寻经必有因缘。”梁武帝于是“取佛经,躬自披览,创造仪文,三年乃成”。梁武帝随后在金山泽心寺举办水陆法会,超度六道众生。这场法会做道场长达四十九天,由梁武帝亲自主持,可谓盛况空前。 自此之后,水陆法会成为了佛教界颇为隆重的经忏法事。从宋代开始,金山寺水陆法会仪式、经文以及水陆画艺术,便开始在全国盛行。元代的时候,金山寺高僧行端禅师、应深禅师,先后奉四位皇帝的诏书,在金山寺举行水陆法会,参与的僧众超过千人,规模非常宏大。直至今日,金山寺水陆法会依然在佛教界有着很大的影响力。这也是梁武帝以及宝志和尚,和金山寺结下的一段缘分。 宝志和尚圆寂之后,梁武帝的女儿永定公主将他葬在了建康城外,并建开善寺,造五级琉璃塔“志公塔”来纪念他的功德。 梁武帝萧衍执政前后长达四十七年。在中国历史上,也就康熙、乾隆、汉武帝、明神宗等少数几个皇帝,在位时间比他长。而在执政期间,梁武帝对佛教的狂热,几乎从来没有消退过。梁武帝将大量的时间用来潜心研究佛法,这使得他疏于朝政。加之老年的梁武帝越来越刚愎自用,而大量建造佛寺,又造成了财力的浪费,梁朝的朝政也便逐渐昏暗了下来。
责任编辑:小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