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首页

田桥小学——联结两个地下组织的红色学校

2017-03-20 09:37

文/田镇苏

位于镇江新区大路镇田家桥村贻谷堂内的田桥小学,新中国成立前曾是中共“地下丹北工委、南京外委工作组的点”。为此,这所普通的农村小学,成为联结镇江城里两个地下组织“中共镇丹扬工委镇江城工部”和“中共南京市委镇江工委”的红色小学。

田桥小学创办

田桥小学于1946年由田丰(田德清)策划创办。田丰是田家桥村贻谷堂人,早在抗战时期就从事对敌伪工作。1945年新四军北撤时,因他在镇江城里有着良好的社会关系,先后受中共二地委、十地委指示长期隐蔽,留在镇江城里从事地下工作,并于1947年4月被十地委指定为省会城市镇江工运负责人。

位于圌峰东麓的田家桥是有着百多户人家的自然村落,与大路镇隔沙腰河相望,步行几分钟即可到达。“抗战”前,该村村西“田氏孝义分”祠堂内,和村东“贻谷堂自怡斋”内各有一所私塾。江南沦陷后,村东的私塾停办,村西的私塾只授“蒙童”,儿童开蒙一两年后即需走读外村。

为让村里孩子有个较好读书的环境,使地下党人有个联系的落脚点,能否将自家老宅里的书房自怡斋办成一所学校,成为此时在镇江城里小学以教师为公开职业的田丰的设想。在此期间,同乡知识青年田沃到镇江城求职,找到田丰请他帮忙拿主意。

“早在日寇投降前三个月,新四军就从日寇手中解放了扬中县全境城乡。田沃去扬中县应考,经扬中县民主政府张榜录取,分配在公立学校任教。半年后,国民党占据扬中,田沃不能立足只能离开”。当年农历腊月二十左右,田沃从乡间步行70余里,专程前往镇江城里田丰的住地,向他请教自己今后的去处。

田沃曾打算去“镇江失业失学青年辅导处”报名登记,田丰鉴于自己肩负的特殊任务,无法向他表明自己的真实身份,只能告诉他“那是特务机关外围办的”。为此,田沃即表示不去报名,第二天清晨再次步行回乡间。田丰心中十分喜悦:这是最合适办学校的人选,到了乡间自有人会与他联系。

1946年春,贻谷堂人田德林(田丰族兄)出面筹集经费,聘田沃任教创校,在贻谷堂自怡斋原址办起“田桥小学”。 学校一开创就得到各方面的积极支持:贻谷堂各户把堆灰积肥的一片场地,无偿地让给田小作活动场所。经过全校师生义务劳动,填平地面,竖上旗杆,把它辟为操场。小教界知名人士蒋士珍赠课桌8张,长凳12张,由田沃专程去谏壁小学受赠运回。学校经费开始是靠学生家长负担,后来校董田德林、席以钊、肖中等又分头向上海和本地募捐筹款,得到各方“踊跃输将”,当时中共丹北县长赵文豹也赞助了两石米的钱款。为使学校合法化,同时能从国民政府中得到些许经费,1947年田丰为田桥小学办齐相关证件,并替田沃化名为田森,担任田桥小学校长,被国民县政府批为县属田桥小学。学校创办不久,田丰就在田桥小学办起“地下读书会”,秘密传播革命思想和共产党的主张,这也成为田桥小学创校办学的思想基础。

互探觅知音

“镇江城工部”,是新中国成立前夕中共镇丹扬工委为开辟镇江城区工作,1948年8月组建的“镇江城区工作支部”,支部书记陈庆荣,副书记陆九皋,随后党员有吴一鸣、陈志华、何阶平。翻开他们的历史可知,除吴一鸣是由田丰在镇江城里发展的原国民江苏省政府审计处一般职员外,其他均源于大路镇小港小学。

田丰虽然于1947年2月离开小港小学进入镇江城里,以镇江水电公司材料科职员身份,秘密从事党的城市工运工作,但与小港小学仍然保持一定的联系。“争取城里教师和知识青年下乡教书,以抵制国民党教育局派人下来;把在小港工作过认为可靠的教师分到别校工作,扩大进步影响”,就是他们共同商定的指导思想。如陈志华、何阶平均是城里青年学生,就此来到小港小学任教。陈志华虽然是城里女学生,但活泼开朗不怕吃苦,不久从小港小学被派到大路镇普照小学任教。何阶平先生晚年回忆自己革命历程说:我从一个童工在短暂的读书年代中就走上革命道路,完全是由于在丹徒县小港小学。

小港小学位于大路镇以西步行约十多分钟,位于田桥小学西南步行二十多分钟。

“镇江工委”是中共南京地下市委于1949年1月下旬成立的“中共镇江地下工委”。胡果任工委书记,谢枫、王文知为委员,共三人。早在1948年1月,曾在南京兴华砖厂工作的地下党员胡果受到敌特注意,中共南京地下市委派他到省会城市镇江开展工作。同年春天南京地下党又派谢枫到镇江协助胡的工作,谢枫则于这年10月到田桥小学任教。

“镇江城工部”、“镇江工委”是分属中共镇丹扬工委和中共南京市委两个组织系统的地下组织,互相之间原本没有联系,也互不知情,但他们的工作方法和目的一致:宣传群众,影响群众,要民主,反内战。为此两个不同系统的组织之间也曾互做工作,互相争取。

“有天,田沃与谢枫聊天,谈到读点什么书。田沃说,自己办公桌抽屉空当里藏有一本重庆版《辩证唯物主义》小册子(书是地下读书会的)。谢谦虚地说‘没有你学得深刻,很希望有条件来讨论讨论加深理解。’”田沃把这情况告诉了陈庆荣。

不久,田桥小学去小港小学联合举行周末师生同乐会,陈庆荣及港小校长陆九皋在座。谢枫在会上唱了解放区的歌曲:《母鸡下鸡蛋》,试探知音。两者之间相互似乎有种默契,然而他们依然十分谨慎,并没有表明各自的真实身份。

镇丹扬工委书记赵文豹得到情况汇报后,亲自出马考察。

一天,谢枫应约来到地下党员、小港小学校长陆九皋家中。门刚关上,赵文豹腰插两枪,突然闪出,厉声询问,谢枫坦然。他按照地下党工作的规定,终于亮明自己身份。就此,不同系统的中共两个地下党组织终于相会,共同战斗在国民党的省会。由此,镇江工委分工给谢枫负责同丹北农村党的联系,镇江地下工委搞到了敌人军事机密、军事地图、军事密码及一些重要机密材料就是由田桥小学联系上的这条渠道,及时通过中共丹北工委送往苏北解放区。

一所红色小学

新中国成立前的田桥小学,自创校以来,仅校长田沃是大路人,其他教师基本都是来自城里的进步青年,他们在“地下读书会”引导下,进一步影响着学生和家长。他们利用每学期的“恳亲会”、“双十节”联欢会、为村民写春联等许多合法活动宣传时事,含蓄地反对内战,反对饥饿,呼吁民主,传播进步思想。

首届毕业生赵大学至今还记得当年学校编的《板凳歌》,讽刺当时政局不稳。年近八旬,仅在那里上了四年学的田鸿寿,至今还能唱起当年的校歌:田小、田小,为国家育苗,为大众服务,为社会造福;不怕困难,不怕风吹雨打;抱着革命信念,为国立功劳。

田桥小学不仅教学思想上有着明显的政治倾向性,教学质量也是上佳。该校所开设课程很多,音体美都有;方式上主张启发式,不搞“填鸭式”。那时的教学质量曾长期被校董和村民们作为美谈:初创时期,虽然只有寥寥数十名学生,却出了许多人才。如首届毕业生,仅有5人,其中4名男生个个成材:两人曾是上世纪50年代的“留苏预备生”,后分别供职于部队的教学与科研岗位;一人是“北师大”教授,后到美国研究现代物理;一人家境困难,小学毕业虽然没有续读,但工作几年后就读“上海科大”,并在上海某企业创办职工学校。首届毕业生、现已留美的田人和,仍难忘给他打下扎实基础的小学年代。

田桥小学,培养了学生,锻炼了教师,为新中国的解放和建设,作出不可磨灭的贡献。

责任编辑:小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