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今日要闻 国内

有一种相声叫“交大相声”

2017-03-19 09:55 来源:光明日报

2017年伊始,上海交通大学博士夫妻李宏烨和郑钰因为说相声在网上红了,他们的原创相声《石器时代》网络观看量超过2500万,还登上了上海轨道交通和公交车上的移动电视。

一夜成“网红”的背后,是一群人13年的坚持,他们用青春、热情和趣味创造了独具特色的“交大相声”。《四士同堂》《反正也是证》《交大那些事》……这些“有趣”“有梦”的相声,说校园事,讲校园史,传递了正能量。

2003年,上海交大相声协会成立,这些热爱相声的年轻人书写交大人自己的故事。协会的入会原则就是:校园相声、校园制造,不把人家的段子拿来凑。

几年下来,一批脍炙人口的原创校园相声相继诞生。2005年起,交大相声协会每年上演一部原创校园相声剧,通常由7段以上相声串成,演出总时长达两个多小时。12年过去,12部相声剧构成了一部生趣盎然的交大发展史。

原创校园相声越来越多,喜欢相声的交大学生也越来越多。相声协会的会员换了一届又一届,校园相声的原创力量和带来的欢笑始终没有变。原校长张杰和校友姚明都是相声协会的粉丝,还参与友情演出,协会的作品还荣获了中国校园戏剧节最高奖——“中国戏剧奖·校园戏剧奖优秀剧目奖”。

在这所工科生聚集的高校,联系学科专业来写段子成为一大特色。在李宏烨的相声学理论研究中,相声与材料加工学被联系在一起。“相声就像一个塑性成形(材料变形)的过程。观众是一个材料,相声让观众在逻辑上变形,由此产生的笑可以理解成材料的热量。”李宏烨说,他和搭档撰写了3部相声学理论著作:《说出你的笑:校园相声学》《相声的有限元》《逻辑搞笑实录》。

“好相声其实特别要琢磨,要研究。”李宏烨说,“一个包袱该让观众笑多久?拿力平衡方程来做解析。在一个时间段里,怎么笑最舒服?引入位移—连续性方程来研究。亮度指的是包袱的可预知程度,也就是观众知不知道此处有个包袱;而深度则是这个包袱容不容易猜到……”

这样科技感十足的创作方法给校园相声注入了活力,段子产量上去了,质量也更加精进。

相声不光用来博君一笑,李宏烨他们还开发了教学相声剧,成为一种新的培训形式。

2014年起,交大相声协会与学校教学发展中心合作,开发教学相声剧,这种气氛活跃的培训形式得到了参与者的一致好评,至今已原创《我爱上课》《牛老师先飞》和《助角》3部教学相声剧。交大相声协会还与闵行区妇联合作,创作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主题教育相声剧。

原创、接地气、传递时代思想,是传统相声最重要的特点。在李宏烨看来,交大相声所代表的校园相声群体,放大了传统相声的特点,而又不拘泥于传统相声,在创作方法和内容视野上推陈出新。

如今,李宏烨带领自己成立的新语相声俱乐部,继续创作中国味道的新相声。“幽默是一种生活态度,而相声是把幽默最大化的方式之一。我们希望相声成为一种生活方式。”他说。

(记者 曹继军 颜维琦)

责任编辑:吴丽娜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