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理财频道 切换图片

90个孩子共收压岁钱43.8万 公务员家庭人均最高

2014-02-10 19:53 小记者

001c255aaceb146290b41c

每年春节,给孩子“压岁钱”,是中国的传统习俗,寓意“压住邪祟”。随着经济条件越来越好,压岁钱的传统寓意渐渐走样,大人们拼面子发压岁钱,孩子们也开始比谁拿到的压岁钱多。近日,新京报记者调查北京90名10到13岁孩子发现,孩子们今年平均收到4867元压岁钱,比去年上涨了5%。其中,收得最多的孩子,压岁钱有2万元,收得最少的为0元。

90个孩子人均压岁钱4867元

压岁钱问卷调查结果显示,这90名孩子在春节一共收到43.8万元压岁钱,人均收到约4867元。其中,一半以上的孩子收到的压岁钱总数在1000到5000元之间。

一名参与调查的高姓初一女生说,她每年的压岁钱基本都很稳定,都是亲戚给的。爷爷奶奶给得多,有1000元;父母这一辈的给500元,所以每年基本都在4000元上下。

8名孩子今年的压岁钱收入在1万元以上。其中压岁钱收得最多的孩子有2万元,共有3人,1人来自商人家庭,两人来自公务员家庭。

公务员家庭压岁钱人均水平最高

在参与调查的90名孩子中,父母职业为公务员的压岁钱平均水平最高,共有18个孩子,一共收到了10.41万元,平均约为5783元,高于压岁钱平均水平。与去年相比,公务员家庭的人均压岁钱上涨了4%。

一名今年收到了4000元压岁钱的孩子表示,今年他收到的最多的一份压岁钱是2000元,是父亲同事给的,“基本每年都有一些爸爸同事来家里拜年,给的都不少,不过钱在我手里只是摸一下,很快就交给爸爸妈妈了。”

压岁钱平均水平最低的是工人家庭的孩子,共有6人,平均收到压岁钱3833元。

仅有5%的孩子能支配压岁钱

在调查中,61%的孩子表示,“学校老师、家长从未教过理财知识”。

与其相对应的是,只有约5%的孩子拥有对自己压岁钱的“绝对使用权”,直接交给家长或者被父母存入银行账户的,占到了76%。

13岁的凝凝是拥有“绝对使用权”的孩子中的一名。“我能掌握我的压岁钱,是因为我爸妈信任我不会乱花钱。”凝凝说。

而12岁的晨晨恰巧相反,她从小到大没拿过可供自己支配的压岁钱。“爸爸妈妈认为钱只要给我,我肯定会乱花。他们也没教过我理财的知识,我也不懂这些,连钱都没有,我还怎么理?”

案例1

王某萌女,10岁小学四年级今年收到压岁钱2万元

明年我不想做“小土豪”

今年春节,我累计收到2万元压岁钱。与去年相比,多了三千。我向亲人们晒“收成”时,他们笑我是“小土豪”。

我今年收到的红包中,奶奶的“贡献”最大,一次就给了我一万,我不想要奶奶的钱,但她非往我手里塞,不收的话奶奶说她会生气,会不高兴。

叔叔阿姨、舅舅姑姑也给我钱,少的五六百,多的一两千。

每次串亲戚,攥着厚厚一沓钞票,我并不开心,我知道这些钱我不能随意花,我得上交给爸爸妈妈,让他们帮我存着。另外,爸爸妈妈也需要给亲人的孩子发红包。人家给我多少,他们给人家多少。

与其说这是压岁钱,不如说这是大人们之间的一场面子游戏。我们也参与进去,红包里有新年的祝福,也有我的无奈。

这几年,我收到的红包越来越大了,钱也越来越多了,但真正属于我的钱没有。我有两个想法,一是拿出所收红包的百分之五或百分之十,由我自由支配;或者大人们给我们发的钱少一点,五十元或者一二百元,真正地作为零花钱。

但这俩想法的可行性几乎为零,我说第一个想法时,爸爸妈妈只是笑了一下;说第二个想法的时候,爸爸妈妈也是只笑不答。

明年,我想说服奶奶,让她少给我点压岁钱,我不想做“小土豪”。

案例2

张某亮男,13岁初中一年级今年收到压岁钱0元

我没有收到一分压岁钱

今年春节,我没收到一分压岁钱,每每有小朋友们问我收了多少,我并不觉得尴尬,反而自豪,因为我长大了。

爸爸的老家在甘肃,甘肃有爷爷奶奶、叔叔阿姨等亲人。打我记事起,每次跟爸妈回甘肃过春节,总会收到好几千元的压岁钱。去年春节,光爷爷就给我两千元,总共收到5000元。

今年春节,我们一家在北京过年,没有回家。这使我没有拿到一分压岁钱。

没拿到压岁钱,其实是有原因的,和爷爷奶奶的观念不同,爸爸妈妈认为我长大了。

10岁前,每逢大年初一,爸爸妈妈也给我压岁钱,一般五百块左右,我还小,看到那么大(数额)的“小红鱼儿”,不知道怎么花,也就攒着。攒到过完春节,再还给爸妈。

10岁时,大年初一,爸妈突然没有给我压岁钱的意思,我也没有问原因,但我猜测,可能是爸妈认为我长大了吧。

十岁之后,爸妈果然不再给我压岁钱了,我并不失望,因为我需要零花钱时,爸妈会随时给我。没有压岁钱,不代表爸妈不爱我。

明年春节,如果回甘肃看爷爷奶奶,我会告诉爷爷奶奶,我长大了,不需要“压岁”了。

案例3

黄某欣女,13岁初中二年级今年收到压岁钱3000元

压岁钱翻倍快乐越来越少

我的爸爸妈妈都经商,爸爸说,我们家就是一般的小康家庭。

去年,我收到1200元压岁钱,今年收到了3000元,比去年多了一倍,但我自己是没有什么感觉,每次钱能够在手里拿个1分钟左右,就要交给爸爸妈妈保管了。

虽然我自己没有拿到钱,但在以前,我一直觉得,压岁钱当然是收得越多越好。但是,今年过年的经历,让我改变了这个想法。

今年春节,我陪爸爸妈妈回江西山区的老家过年。记得以前在北京的时候,收压岁钱都是每次一收收五六百元,但在江西老家,那里是山里的农村,亲戚们每次都给的50块。我爸爸也入乡随俗,给那里的小孩子也是50块,不过让我意外的是,当地的小孩子收到压岁钱都特别高兴,捧在手心里像宝贝一样。

爸爸告诉我,在他们小的时候,也就是七八十年代,每年压岁钱大人给个1毛、2毛的,就已经非常开心了。我回家仔细想了想,现在,红包越给越多,感受到的快乐却越来越少,有的已经成了一种负担。

所以我觉得红包不用太多,只要能增添过年的气氛,意思一下就好。

案例4

杨某晴女,13岁初中二年级今年收到压岁钱1.5万元

压岁钱理财赔赚自己担

我今年收到15000元压岁钱,都是家人给的。10岁时,爸爸妈妈给我建立了个人账户,把压岁钱存入这个账户里,以前,我的钱都由父母掌管,有了自己的账户后,虽然钱还是不能随意支配,但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意味。

去年,我的账户内已经存到5万元,所以,我产生了理财的想法——购买银行的理财产品和电子黄金,这一想法也得到了爸爸妈妈的支持。

小时候,妈妈去银行买理财产品时,总带着我,看着妈妈总能用这样的方法增加账户里的收入,我也想尝试。我觉得关注利率和回报率很有趣,在妈妈的推荐下,我决定将5万元的存款分为两部分,3万元买理财产品,2万元购买黄金。

我买的不是实际的黄金,而是电子黄金,我有账户,投资到黄金上,不用就存着保值,但理财产品风险更低一些,但去年黄金跌得很厉害,很郁闷。

不过,通过别的理财渠道,我获得了1000元的收益,但投资到黄金的钱却赔了几百元。我每天都在看财经新闻,看到“黄金大妈”们疯狂购买黄金时,我为她们感到心疼。

最开始,我跟妈妈说,希望赔了的部分让妈妈补上,但遭到妈妈拒绝。妈妈告诉我,赔赚的风险和收益都要自己承担。所以,现在我建立理财习惯已经一年多,在心理上可以接受投资理财带来的风险。“因为有赚就有赔嘛。”

■ 专家解读

“让压岁钱回归本质”

“恭喜发财,红包拿来!”压岁钱里饱含着长辈对晚辈的关心和祝福。但随着红包越来越厚,压岁钱已成了不少家庭的负担。北京民俗学会秘书长、民俗学专家高巍说,压岁钱更多的是一种祝福,包含着特殊的心意,呼吁回归压岁钱的本质。

新京报:在调查中我们发现,爷爷奶奶这一辈的人,给孩子的压岁钱更多一些,为什么?

高巍:这是给压岁钱的一个特点。当我们给一个孩子压岁钱的时候,本意是把“祟”给压下去。年纪大的人阅历丰富,“正能量”足,所以作为长辈的爷爷奶奶给得多,压岁钱一般也是隔辈给。它其实是一种长辈对晚辈的祝福。

早期来说,压岁钱并不是给真钱,而只是给像钱一样的象征性的东西,是希望起到震慑性的作用。但后来,人们逐渐把压岁钱实用性的意义给强化了,因此就变成了给真正的货币。

新京报:我们的调查中,今年孩子们收到的压岁钱比去年上涨了5%,这说明了什么?

高巍:亲朋好友的支付能力提高了,自然给的压岁钱就多了。这也是人们生活水平提高的一种表现。

新京报:你怎么看待压岁钱越给越多?

高巍:我觉得现在我们更应该强调压岁钱的本意,压岁钱更多的是一种祝福,包含着特殊的心意,所以呼吁回归压岁钱的本质。

新京报:调查发现,父母职业为公务员的压岁钱平均水平最高,这反映了什么现象?

高巍:公务员孩子的压岁钱,来源相对复杂,很多已经不仅仅是给孩子的祝福,而是带有一些其他的目的。前一段时间媒体也报道,压岁钱也成为一部分公务员灰色收入的来源。所以这个现象,也应该引起社会的注意。

A06版-A07版采写/新京报记者易方兴申志民刘珍妮

责任编辑:小记者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